空白

阿笺 嗑信白云亮 喜欢猫 养老型游戏选手
虎牙搜北笙 房间号667007 国服诸葛

[全职]老伴!隔壁家的鸡又飞到俺们家院儿里来啦!3

最近在看占山为王,感觉有股黑花的味道。
这章二翔小乔杰西卡小高上线,杰西卡大大的画风非常奇怪。

乡村爱情三十题。
内含叶黄,双花,林方,周江,韩张,偶尔带喻队和大眼玩儿。有病欢脱cp多,每个人智商都直降负数。私设每个人都挺熟络。
ooc,ooc,ooc。
奇怪的口音,慎入。慎入。慎入。


3.城里的老板
叶家的院儿门给堵了。
叶家的院儿门给一辆皮卡堵了。
叶家的院儿门给一辆超大型皮卡堵了。

张佳乐如是向孙哲平陈述。
孙哲平摸了摸他的额头皱着眉叨叨,没发烧啊,咋有病了?
张佳乐气得直翻白眼儿。
“大孙你听俺说....!这件事很严肃!!”张佳乐上去就揪住孙哲平的衣领。
“别闹了乐乐,俺还赶着去帮韩主任修院儿墙呢,不然张副主任整天叨叨院墙儿院墙儿,真跟神婆似的。”孙哲平伸手就要拍掉张佳乐的爪子。
“孙哲平!!你他妈听老子说!!!这很重要!!so impontant!!”
狗急还跳墙呢,更何况张佳乐。
孙哲平给他莫名其妙一吼没了脾气,也只好顺着他。
“好好好,你说吧,俺听着。”
“咱村儿以前有过皮卡吗?”张佳乐压低音量。
“好像....没有,这算啥屁大的事儿啊?”孙哲平回忆了一下问。
“别急别急!你想想,咱村儿以前从来没有过皮卡!”张佳乐像得了间歇性癫痫一样乱嚷嚷。
孙哲平给他弄得有些怵,心想这是咋了,太久没做精神压力太大?看来今晚得打几炮。
“.....那又咋了?”孙哲平皱眉。
“诶呦俺说大孙,这种关键的时候你咋转不过来呢!!”张佳乐拍大腿哀嚎。
.....俺还想问你咋了呢,得了啥疑难杂症啊,王大眼都没法治。孙哲平无力地想着。
“你想想!”张佳乐眉飞色舞,“老叶家门口忽然有了以前咱村儿都没有的皮卡,说明啥!说明他家富了!不然就是攀上啥贵人了!咱可以借机敲诈这为老不尊的东西一笔!不然俺还是没法解气!”
还念着上回那茬儿啊..........孙哲平无力地扶额,俺当初怎么就看上这货了........
“那咱不就有钱了!你还用帮老韩修院墙儿!张新杰再念叨你直接一打红亮亮的票子甩他脸上,看他还敢唧唧歪歪!”张佳乐说到激动处手舞足蹈起来。
....................俺还是去修院墙儿吧。
孙哲平顿时感觉人生如此艰难。

“黄少,听说你家最近来了个城里的老板?”
江波涛拎着老母鸡问一旁的黄少天。
“啊,对。”一向说起话就根本停不下来的黄少天居然只说了两个字就闭口不言。
“哎呦,黄少你这是咋了?受啥刺激了?说出来给咱乐呵乐呵?”方锐笑嘻嘻的问。
黄少天幽怨地瞪了他一眼:“去去去去,小爷俺烦着呢。你们说老板就老板呗,还特码屌屌地把他老爷子赏他的皮卡停俺家门口,闹得鸡犬不宁的。尤其这几天,张佳乐那sb,老来俺家门口大放厥词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他一口气发了不少牢骚,但是最终好像还是欲言又止,长叹了口气。
方锐摸摸下巴好像懂了黄少天的心思,拍拍他的肩道:“张佳乐sb咱们是有目共睹的,”说着看了江波涛一眼,江波涛连连点头,“总觉得你说了一大串好像没到点子上啊黄少,你到底咋了?”虽然平时你也没少废话。
黄少天一惊:“你咋知道?!”
方锐和江波涛心想,他妈的都搁脸上摆着还能不知道,当俺们sb啊。
“那老板叫啥啊?”方锐插入话题。
“姓孙,叫翔。人如其名。”黄少天一脸憋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你不能这样...!”方锐打着哈哈拍黄少天的肩膀。
江波涛问:“这人得有多烦才能让你这么讨厌他?”比你自己还烦那可真了不得。
黄少天一头短发乱的像草团:“草草草草草这货本来没怎么俺!偏偏和叶不修过不去!殃及到俺了!以前结过梁子还是怎地来着!这事儿精现在发达了居然是回来炫富的!草他奶奶的,你说这人烦不烦,不就是个挖煤的么!他来了倒好还赖俺家不走了!俺们晚上想......那啥一下都给这货打断!你说这多烦人!精神污染啊!老子受不了了!”
方锐难以置信地问道:“不是吧?以叶书记那堪比城墙的脸皮也有人能占他便宜?这可真是天下奇闻!”
“靠!那小子阴险得很!说不给住就到韩主任那儿告他!他舅舅的二大姨!”黄少天怒气上头,满脸通红地骂着。
“........节哀顺便。”江波涛叹气。
“你们可以打野炮。”方锐捏着下巴沉声。
“.........”纯洁如黄少天足足花了两秒才理解他话的意思,一张脸顿时羞得更红,说话舌头都打结,“你你你你你你你妹!!猥琐方不要给小爷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俺可纯洁你不要玷污俺纯洁的心灵!!”
“嚷嚷啥嚷嚷啥.....”方锐捂住他的嘴,“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啊!”
你妈逼你搞推销的啊!!!
黄少天捂脸就往家跑。
方锐江波涛看着他的背影傻乐。
背后两双眼睛盯着他们。
“小周,俺看你家江波涛最近有点不听话啊。”
“.......嗯。”停顿五秒,“.......方.......也.......”

乔秘书走在去村儿外的路上。
他从没来过农村,好奇宝宝似的东望西望。
终于走到了村儿外,乔秘书心里还想着为什么老板要打发他出来闲逛,就瞅见路旁的一个仙风道骨的——算命先生,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的助手。
两面大旗一面童叟无欺一面通晓古今在风中飘扬,乔秘书活以为是隔壁神经病院跑出来的神经病。
正当他打算无视走过去时,突然耳边一阵震天响的吼声:“小同志!!俺看你印堂发黑看是三天内必有血光之灾啊!!!”
特么的,还是用喇叭吼的。
乔秘书捂着耳朵回头。
只见算命先生用无比坚毅的眼神望着他,看的他一阵恶寒。

你算不算你算不算你不算别想走你。
王杰希心里这么想着。
高英杰站在旁边举着喇叭。
“..对不起,我不需要算卦。”乔一帆露出工作时的标准微笑。
“不成!”王杰希冲上前抓住乔一帆的手臂,死命拽他,“不准不要钱!算一卦吧!”
特么的这人听人说话听不听重点!
“...我,我....”一向内敛的乔秘书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横竖是他不知道荣耀村儿每个人都有那么一点毛病,王杰希属于被耳濡目染熏陶出来的。
被半忽悠半拉扯的拽到了摊儿前,乔一帆忍不住又多看了高英杰几眼。
“小伙子挺年轻有为啊。”王杰希一股浓浓的领导范儿。
“是...是....托您的福。”你刚才还说我印堂发黑呢。
王杰希眨巴着大小眼左瞅瞅右瞅瞅:“你最近事业很顺利啊。”说着捻了捻不存在的胡须。
“是...托您的福。”
“你最近桃花运不错啊。”
“是....托您的福。”
“你最近会发一笔大财啊!”
“托您的福..嗯。”
“托你妹啊!!”王杰希掀桌。
乔一帆惊恐的望着他:“先......先生?怎么了?”
王杰希被噎了一下。
老子坑蒙拐骗三十年纵横江湖无敌手今天居然败在你这个傻蛋手里!?不行!不能忍!
王杰希看了一眼身边的高英杰。
“得得得您最近运势非常好鹤立鸡群力压群雄独占鳌头飞黄腾达万象更新美轮美奂就这么了成吗再见。”王杰希摆了摆手,钱也不要了。
乔秘书一头雾水,愣愣的走了。
走时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高英杰。

第二天,村委会。
叶修黄少天方锐林敬言江波涛周泽楷张佳乐孙哲平集体请假。
“卧槽这一群!这是怎么了!”韩文清捏着众人的请假条大怒。

请假条
可亲可敬的老韩:
老韩,哥喝酒了,你懂的。
20xx年x月x日。
叶修
“唔..可以理解。”不可能不知道叶修一杯倒的属性,韩文清点了点头看下一张。

请假条
宽宏大度青天韩主任啊!!!:
在家帮收拾酒瓶!孙翔那混蛋喝光了俺们家所有的酒!!还有天理没有!!简直丧尽天良!!
不知道日期!
帅气的黄少天!
“..........”韩文清默默递给一旁张新杰,“叫黄少天来上班。”

请假条
韩主任我知道你最好了:
也不知道老林那混蛋发什么抽!从地里回来就把俺按炕上[哔——]了又[哔——]!!俺现在起不来了!!要请假!请!批!准!
去你妈日期
方锐大大
“..................”韩文清捂着脸看完了。
“主任?”张新杰关切的问。
“......没事儿,由他们去吧。”韩文清简直想死。

请假条
韩主任:
在家照顾方锐,他最近新陈代谢有些迟缓。
20xx年x月x日
林敬言
呦呵,还知道新陈代谢呢。韩文清没来由的有些敬佩林敬言。
递给张新杰,“叫林敬言来上班儿。”
知道新陈代谢也得上班。

请假条
....韩.....韩主任:
小周把俺搁俺家树上做那事儿.....俺受不了了........请....让俺请假........
不知道日期.....
.....江波涛
我靠.....韩文清心里万马奔腾,小周平时看不出啊,这么流弊。

请假条
韩:
照顾江。
xx.x.x.
周泽楷
得你别说了我都懂了。韩文清觉得见到了天人。
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叫他来..........

请假条
韩主任啊啊啊啊啊!!:
孙哲平这狗日的!!硬把我从老叶家门口拖回来[哔——]了一顿!!请假!请假!
不知道!滚你丫日期!
不是幸运e的张佳乐!
.......。韩文清看了以后默默摇头,递给一旁的张新杰,“叫张佳乐来上班儿!”

请假条
韩主任:
在家照顾张佳乐,故请假一天,望批准。
20xx.x.x.
孙哲平
得了,反正张佳乐也要来,叫孙哲平也来吧。
韩主任仰头望天。

此时的荣耀村的村民的不会知道在城里的乔秘书正在和老板申请调职到荣耀村。

-TBC-
逗比人森TUT......有没有同好愿意和我处小伙伴儿的[。这章没有刷韩张还是不打tag...为啥感觉有点儿神跳跃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7)
©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