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阿笺 嗑信白云亮 喜欢猫 养老型游戏选手
虎牙搜北笙 房间号667007 国服诸葛

[全职]老伴!隔壁家的鸡又飞到俺们家院儿里来啦!4

乡村爱情三十题。
内含叶黄,双花,林方,周江,韩张,偶尔带喻队和大眼玩儿。有病欢脱cp多,每个人智商都直降负数。私设每个人都挺熟络。
ooc,ooc,ooc。
奇怪的口音,慎入。慎入。慎入。


4.大学毕业生
“今儿是庆祝...小喻...小俞...?你那字儿念啥?”叶修本想秀一下自己的语文水平多么高超,没想到刚起步就左脚踩右脚摔了个半死。
“yu第四声。”喻文州微笑。
“啊,小喻!今儿是庆祝小喻来俺们村儿仨月的纪念日啊!大伙......注意一下啊!”
“啥叫注意一下?叶修你特码会开多了吧?”张佳乐抓住了千载难逢嘲讽叶修的机会嘲讽道。
韩文清心里呵呵一声,默默盘算明天要扣叶修多少工资。

“来来来文州俺先敬你一杯!”酒席刚开始,黄少天就向喻文州举起酒杯,豪气的一饮而尽。喻文州笑着回敬。
看到黄少天的举动同桌的众人立刻纷纷举杯,眼尖的方锐一眼瞄到周泽楷杯子里荡漾的鲜橙多:“小周你这也太没诚意了吧!?”
周泽楷瘪瘪嘴,拿过一大瓶鲜橙多。

酒喝的正高兴的时候总要玩点儿游戏。看着别桌豪气冲天英雄义气猜着拳的大老爷儿们村委会的各位突然觉得心虚。桌上的气氛登时低迷。
“诶,”林敬言一拍桌子,“俺有个想法!”
方锐不满的瘪嘴:“老林你闹啥呢!有就有别一惊一乍的!”
“行行行方锐你别贫,”韩文清烦躁的摆摆手,“林敬言你说。”
“咱玩儿成语接龙怎么样?”期待的眼神看着众人。
..................沉默。
“........同意。”周泽楷默默举手。
妈呀连人小周都同意了咱还有啥好说的。
顺理成章的,一群人开始玩成语接龙。

“啊哥先开始,嗯....”叶修嗯了半天也没个下文。
黄少天不耐烦:“叶不修你烦不烦啊!便秘似的!快点快点快点快点!!”
“嚷嚷啥!”叶修白他一眼,“俺当年不是没好好读书么!四个字儿的都是成语!?那俺也想不出啊!怪谁啊!”
“行了你!随便说个四个字儿的就成了!”张佳乐摆摆手嘟囔着没文化真可怕。
“一二三四?”叶修歪着头说。
“没文化也有点常识行吗!!这他妈是成语吗!!”黄少天差点儿把杯里的酒泼他一脸。
“行行行,那五六七八?”叶修抖烟。
众人没有一个想和他说话的。

“...貌...貌美如花!”张佳乐灵光一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俺看你是真的貌美如花。”方锐指着他大笑。
“素质。”张新杰瞪了方锐一眼。
“花...花...花...花天酒地!”林敬言喊道。
“地大物博呗。”方锐猥琐的笑笑不做声。
江波涛皱着眉头:“怎么什么玩意儿到了你嘴里就变味儿了?”
“博大精深。”周泽楷面无表情。
江波涛简直想给这俩人跪下。
“....深....生离死别?”江波涛试探的说道。
“别来无恙。”韩文清看着张新杰手里把玩着刚收到的钱包。
张新杰脸色不变,默默抿了一口茶,瞪了瞪韩文清,意思是“晚上回家算账”。韩文清秒懂,诶呦喂这下可难搞了,光顾着自己飚得爽忘了媳妇儿,恙后边儿能接啥啊,想破脑袋他也不知道。
于是他回敬张新杰一眼,意思是“我相信你,么么哒。”
么你妹啊!!张副主任现在就想撞墙。
于是张新杰自暴自弃的灌了一杯酒。

下一轮从张新杰开始,喝了点儿酒好像有点上头,于是变得十分放荡不羁起来。
“一..一如既往!”张新杰拍着桌子站起来冲着韩文清喊。
“得得得...媳妇儿咱一会儿回家一如既往去。”韩文清搂着他的腰让他坐下来。
“谁..谁特么的和你一如既往!俺说成语呢!”张新杰眼神都不大对劲儿了,迷迷糊糊的看着韩文清,撩得他一阵心痒。
“往..往而不返。”坐在张新杰下一个的喻文州先生接上。
“反面教材?”叶修挠着脑门儿。
“.......”连黄少天都不想说话了。
“算了这货就这水平,放过他吧。”孙哲平摆手。
“财源广进财源广进!”黄少天叫嚷。
“进退两难。”孙哲平瞥了瞥张佳乐。
“难舍难分~”张佳乐深情款款道。
“分道扬镳!”林敬言喊。
张佳乐不爽:“老林你啥意思俺刚难舍难分你就要分道扬镳啊!?”
林敬言摆手:“诶,反正你和你家孙哲平难舍难分管俺啥事儿。”
“标新立异!”方锐标新立异。
“一马平川。”周泽楷持续面无表情。
“川流不息。”江波涛看向韩文清,心说韩主任祝您幸福。
“....息息相关。”韩文清顾忌张新杰,于是疑迟了一会儿想了一个万无一失的答案。
投向张新杰的眼神大概是“新杰你看俺多棒。”
张新杰不理他:“关门打狗。”
张佳乐立刻跳起来喊不服:“张新杰你不能和叶修一样啊!一桌有一个这种败类就够了啊!再说了你不是大学生吗!”
张新杰:“是成语不就成了?”
边说着越来越开放,举起一瓶啤酒就豪饮。
张佳乐没话说了。
“.....狗急跳墙。”喻文州想了想接上。
“诶又到哥了!”叶修拍大腿,“樯橹灰飞烟灭?”
.................连强撸都知道,有前途。
“灭顶之灾!”黄少天意气风发的喊。
“这个词形容你家叶修可贴切。”林敬言看着一脸嘚瑟的叶修嘲讽道。
全桌人笑卒。
“........”孙哲平沉思许久,拿过酒杯一口闷。

下一轮从孙哲平开始,他看了看黄少天觉得非常不解气,暗自下定要让黄少天喝成傻逼的决心。
“流芳百世。”看了一眼叶修,心想这混蛋靠不住啊,更何况还是他家媳妇儿,恐怕挺难。
“事与愿违!”张佳乐笑着大叫,孙哲平当即就有点毛,你就这么想俺事与愿违呢!今天回家有必要好好调教一下,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唯唯诺诺。”林敬言意味不明的看着方锐笑。
“诺..诺...”方锐开始有点支支吾吾。
叶修点了根烟笑道:“诺啥诺,太监啊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方锐你也有今天!!”黄少天拍桌打呼解气。
方锐刚想说自己不是太监,韩文清的咳嗽声就传来:“先喝。”
无奈,方锐大大恼羞成怒的抓过林敬言的酒杯喝了个底朝天,当时脚底就有点打漂。
“锐锐,小心点。”林敬言微笑着扶住了方锐的腰。方锐晕晕乎乎的靠在林敬言怀里。
靠,心脏啊。
全桌人看着林敬言一脸人生赢家的脸默默的为方锐点了一根村里的公用蜡。
“....方锐,还能说话吗?”张佳乐小心翼翼的戳了戳他。
“吵吵..吵吵什么啊,忒烦了张佳乐。大爷先..先睡会...”方锐恼怒的拍掉张佳乐的手,倒头又靠到林敬言怀里。
于是林方成为第一对撤场的cp。
韩文清看着抱着方锐走远的林敬言,心里盘算着明天怎么扣他们的工资。

“诶诶,喻文州,”黄少天凑到喻文州跟前,“帮俺个忙呗。俺知道城里来的大学生最善解人意最博学多才最机智勇敢最临危不乱........”
“黄调解员有什么事说就好了。”喻文州微笑打断,心想我现在还真是有点乱了。
黄少天膈应的撇嘴:“别叫俺那玩意儿,真特么闹心,叫俺黄少天就成了。”
“......好。”这村儿村民的脑回路真奇怪啊,喻文州默默记笔记。
“俺就想让你给俺家那口子补补....普通话,不对,语文,好像你们城里人都叫语文对吧?普通话谁不能说啊俺较的俺的普通话就很标准嘛.....”黄少天可谓自嗨小能手,立刻就自己和自己对话起来,无视了喻文州。
“.......对,很标准,我也要向你们学习。”喻文州还是笑,临危不乱。
“俺家那口子平时特贫又不爱正经普通话还这么恶心你说说你一大学生你能忍这种人在你面前晃来晃去俺都受不了小时候课又不好好上非打啥游戏离家出走诶哟喂.....记得初中的时候学过一篇课文叫啥来着...东边儿养马?人家那多刻苦啊想想都心酸........”黄少天捂住了心口连声哀叹。
“..........”是送东阳马生序。喻文州捂住钝痛的心口。
“总之就是这样!帮不帮!”黄少天拍着桌子。
“...帮...帮.....”喻文州只觉得心酸。
又可以和叶书记增进感情了呢。

-TBC-
会考攒人品,七月之前码一篇林方肉给期考攒人品.........最近好喜欢点心大大啊!!TUT
卡了好久...自己都觉得画风有点诡异了[。]这章没有刷周江就不打周江tag惹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3)
©空白 | Powered by LOFTER